宋祖英两会谈演出扎堆"金色大厅":我开了个"坏头"

时间:2014-03-12 09:26:48 [来源:华声娱乐]

  宋祖英说“去金色大厅演出,我开了个坏头。”这本身挺好的事情,交二三十万块钱租一天,你镀金,别人挣钱,不做这个生意剧院会亏损的。也不用担心影响“文化输出”,压根就没有老外去看。听说都去当地的中国餐馆拉厨子、服务员去凑数,但厨师们晚上七八点都要开始炒菜开工了,所以演出就下午五点开始。

 

  会议上的宋祖英(中)

  “去金色大厅演出,我确实开了一个坏头!”前天上午,在“两会”政协文艺组分组讨论时,宋祖英针对现在国内歌手和演出团体扎堆在奥地利演出的现象,开展“自我批评”,呼吁加强国内文化艺术“走出去”的审核,以保障“文化走出去”的水准。

  “现在国内很多乐团都在金色大厅排队等着演出,大家都扎堆去,一窝蜂!”前天的讨论会上,有委员对国内各类乐团纷纷前往奥地利金色大厅演出的现象进行抨击。对此,曾去过金色大厅演出的宋祖英发言时也进行了“自我批评”:“最近有老师对我说,有人批评你了,扎堆去金色大厅演出,就是你开了一个坏头,我想想也确实开了一个坏头。”

 

宋祖英成登维也纳“金色大厅”第一人(资料图)

  宋祖英说,去世界各地的音乐圣地做音乐会是每个音乐家的梦想,去奥地利金色大厅也是她个人的一个音乐梦想。2003年,她去奥地利金色大厅做个人演唱会,虽然演出得到大家的肯定,但她没有想到的是,随后国内就有很多各种乐团纷纷涌到金色大厅去演出。“这些乐团的质量良莠不齐,都涌到金色大厅去演出,对国家来讲是一种浪费,也是对‘文化走出去’的不负责任。”宋祖英说,其实世界上还有很多音乐殿堂,“文化走出去”应该在世界各个地方展示,而不要扎堆,局限在一个奥地利音乐大厅。

  宋祖英建议,为了更好地实现“文化走出去”战略,建议相关部门对“走出去”的演出进行一定的审核,让这些演出更能代表中国的水平或当今的水平。“我觉得对今后走出去的演出,应该有一个规范和标准,保障艺术文化的水平,否则都会跟风去。”她说。

  在9日政协文艺组讨论时,北京交响乐团团长谭利华指出,一大拨中国演出团队砸钱去金色大厅“镀金”;国内首位登“厅”的宋祖英坦言自己“开了个"坏头"”,并认为“后来者应该有一个审核审批的过程”。

  金色大厅的“含金量”,无疑让很多人开了眼界。更让人讶异的是,仅在去年,就有上百个国产演出团体去“镀金”。

  按理说,趋“名”若鹜,只要靡费的不是公帑,哪怕是给头衔“镀上24K金”,都无可厚非。

  可据了解,这些团“有中央级写条子的,有各省市领导写条子的……搭上钱都没人看”,演出完了,还会彼此颁发从网上down下的“市长签名”纪念证书。有“递条子”的,有录像的,还有发证书的,啧啧,一条龙服务。不得不佩服,他们“演技”够硬,“自嗨”本事够高,连王朔笔下的《顽主》,都不带这么写的。

  砸钱租厅,当然不是为了自娱,虽然厅内没几个人转身说“I want you”,可回了国,照例是“载誉归来”。对某些团体、个人来说,能在金色大厅上献艺,相当于被盖上“国际认同”的钢戳,当然格调立升、档次陡增;而对个别机关单位而言,这是文化“走出去”,是可以裱起来的“政绩奖杯”。

  烧钱“走出去”,带回来的是“光彩”。花公家的钱“走出去”,结果只演了场“名利买卖”,所谓的“镀金”,收获的是虚假认同,这除了自欺,还能蒙谁?

  说到底,文化“走出去”,靠的是实力,是依托于市场自发而成的口碑,而非靠行政之手“揠苗助长”。当然,这最需要的,不是制定国家标准“用一个标准审批”,而是收束行政力量、靡费公帑的冲动。

  公费“镀金”,本质就是变相的公款旅游,也是奢侈浪费。早在2010年,文化部其实就已下发《制止国内演出团体赴维也纳金色大厅等国外著名演出场所“镀金”风的紧急通知》,但这规制震慑力有限。只有对公费“镀金”收束报批口径,能禁则禁,才能遏制这股“镀金”风。

  用公费来满足某些单位、个人的虚荣,用烧钱来把玩艺术,也是真人版的“小丑演出”。表演得再逼真,也换不来什么文化自信,只能是贻笑大方,沦为笑柄。

 1 2 3 4 5 6 7 
分享到:

事榜

更多

IN词典

更多

影榜

更多

明星风云录

更多

冇味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