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咚Running Girl第三年 亿级用户背后是即将到来的拐点

时间:2017-09-08 16:35:56[来源:][责编:邓望军]

9月7日,咕咚自有IP时尚跑步女性活动“Running Girl”第三季已经结束海选、五十强进十强阶段,用户梁小艾、文子L、Rose宫、三明治的旅行、越奔跑越美好Go帅丹、快乐贝贝2088、午后的清风166、小日月R、五花肉爱跑步、爱跑步的小米粒成为2017Running Girl的有力竞争者。

8月16日活动开始至今,Running Girl关注人数已累积接近580万,在咕咚2017年的所有活动当中“一飞冲天”达到最高。和此前两届线上海选、线下总决赛的玩法不同,2017年Running Girl采用了全线上方式,让这个自有品牌的互联网体育时尚IP,100%在用户的手机屏幕上“起跑”。

这样的转变背后,有两个重量级的因素支撑:咕咚的亿级用户,咕咚的视频直播。

纯线上活动的商机何在

作为咕咚第一个成功品牌化、IP化的活动,为全国跑步女性而生的“Running Girl”从第一年的160万线上线下参与者,到2016年超过200万线上线下参与者,6亿张线上选票、2600万公里助跑拉票里程,冠军选手“黑猫的黑”视频直播收获百万点赞,充分说明了运动时尚题材类活动对国内跑友的吸引力。

“2017年的Running Girl,我们聚焦纯线上的玩法,主要目的是挖掘女性用户的消费潜力。”咕咚创始人、CEO申波表示,Running Girl现在要考虑的已经不是人气多寡的问题,而是变现能力的问题。

调查机构尼尔森和中国田径协会联合发布的《2017年中国跑步人群调查研究报告》显示,休闲跑者把消费大头花在运动装、跑鞋、袜子、运动裤等基本装备上,核心跑者的消费支出则“更为可怕”。更高端更专业的设备,如可测心率的运动手表、减轻伤害风险的紧身衣裤、运动水杯等,81%的被调查用户使用智能手机,91%使用智能手表,57%用运动手环来记录运动数据。

这也许就是为什么2017年Running Girl的奖品由芬兰顶级户外运动品牌颂拓(SUUNTO)提供的原因。觊觎咕咚“亿级用户”的设备巨头,除了颂拓,还有佳明(Garmin)。

8月29日的咕咚智能运动战略新品发布会上,佳明中国区产品总监黄珩“出乎意料地”为咕咚站台背书。他提到“咕咚这个平台具有很大的价值,我们的产品希望能在咕咚平台上推起来,我们也能为这个平台定制一些纪念款产品”,很显然,颂拓在咕咚打开了超过10万用户(以颂拓的产品单价,10万用户意味着过亿销量)的“缺口”,而佳明的中高端产品同样希望享受这个平台的人口红利。最有可能为运动颜值埋单的,当然就是女性用户。

运动网红:复制Instagram的奇迹

咕咚的视频直播功能已经开放了一年时间,多数是网红的健身课程教学、线下跑步活动、和咕咚合作的明星访谈直播。相比如火如荼的直播平台,第一家拥有直播服务功能的咕咚似乎并不着急挖掘用户当中的金矿。

有业内人士认为,咕咚直播瞄准的平台是Instagram。当@jenselter因为臀部的完美曲线而一举成名,疯狂俘获1030万粉丝;澳洲女子健身教练Kayla Itsines也拥有超过650万粉丝,她一手创立BBG训练法(Bikini Body Guide),甚至还开发了健身APP“Sweat with Kayla”,方便用户制订更详细、严格的健身计划。运动网红的成功案例提醒无数“互联网居民”,就算不是伊辛巴耶娃、博尔特这样的明星,也能取得属于自己的江湖地位。

第二届Running Girl冠军得主“黑猫的黑”走的就是和jenselter、Kayla Itsines相似的路线,在咕咚平台上她有超过12万粉丝,每周三会进行视频直播,据活动相关负责人透露,有十多个一线运动、科技品牌希望和她达成商业合作。今年的十强选手当中,梁小艾和rose宫也被广泛看好,据了解,有的十强选手甚至拥有自己的“拉票团队”,通过成熟的炒作步骤吸引用户眼球。

然而咕咚并不打算这么早释放平台自身的网红储备。网络直播新政出台之后,将过滤掉一大批内容不健康的直播机构和“网红”,直播的内容也更加规范,如何将Running Girl的网红资源和咕咚的赛事活动资源整合,“目前我们在尝试,也在蓄力等待拐点的到来。”申波表示。



即时新闻

更多

冇味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