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真:《风吹来的方向》是我的个人印记

2018-04-13 13:58:14[来源:华声娱乐][责编:冯宇轩]

中国电影市场富有百亿级载量,资本、人力、技术的聚集迅速催生新一轮注意力经济,与此同时,作为电影市场重要决定因素之一的“导演”也越发博人眼球,更具年轻势力的导演吸引着来自各个领域的聚光灯,作为其中一员的导演贾真,也在这个舞台上写着属于自己的印迹。

贾真身上有许多特点,他仿佛始终处在世俗既定的框架之外,作为一个科班导演,贾真的作品并不太受传统学院体系的束缚,无论对故事的把控还是对人物的拿捏都体现他对电影深刻的理解,每一部作品都极具辨识度。近期,导演贾真携即将发布的新电影《风吹来的方向》而来,和我们聊聊他的创作初衷,作为中国导演新势力,他的电影哲学和艺术思考哲学视角又是什么?请贾真导演为我们一一讲述。

/uploads/20180412/20180412212009_44229.png

《风吹来的方向》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贾真:《风吹来的方向》是用时间线的形表现那个时代小人物中的情感纠葛,在讲述上世纪90年代水支和洪山、小川和木子两种爱情历程和观念,他们在寻找爱情的过程中逐渐变得更加成熟。

这个故事是如何打动你去完成这个项目的,这中间的心路历程是怎样的?

贾真:《风吹来的方向》是根据夏茵丹先生的《如果我们用力说再见》这部小说改编的,

我第一次接触到这个故事是在跟朋友聊天的时候,听他提到的,后来就去和作者夏先生接触,深入到这个故事中去的时候,我想到了我更年轻一点的时候,也有很多的压抑和遗憾,我想用电影这种形式展现出来。我把自己的想法去和朋友讲的时候,他也给我回忆了他年轻时候的那一段历程,我觉得在青春爱情这个概念里,还有很多东西可以挖掘,所以我就毅然决然决定要继续做下去。

/uploads/20180412/20180412212009_13626.png

观众会跟随影片中主演的意识去思考,您希望通过这部影片传达什么样的电影情绪?

贾真:《风吹来的方向》是一部青春爱情电影,我希望能够用电影中主角的爱情线索触发心灵的悸动,但其实每个人作为自己的人生主角,都会感受到个中苦涩和甜蜜,电影是提供一个情感入口,让大家去思考去讨论。

您为什么没有选择去拍摄一部大制作、强特效的作品投向市场,快速打开知名度呢?

贾真:这也不失为一种方法,但是也不是唯一的方法,我还是比较想把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记录下来,青春里的遗憾和经历,影响着我以后的很多行为,电影在我心目中不是一个普通字眼,我想用自己的工作向电影致敬,也想通过这种形式来把自己的想法传递给更多人。青春爱情题材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不能把它妖魔化。

故事以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为主要背景,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是有什么特殊的情感吗?

贾真: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有很强烈的时代特色,这和国家政策有很大的关系,人们的思想开始解放,对于爱情这个字眼,处在一个朦胧期:向往但是又小心翼翼,这种欲说还休的状态是很美好的,不那么直白,却又给人足够回忆的空间。

没有人会一直年轻,但是每个人都年轻过,也总有人正在年轻,所处的时代是不同的,但是青春那一段心理情绪很多时候是相通的,前两年,我看到很多有关于青春的影片,我发现我离那样的青春很远,我所经历的,更多的是情绪滋长、心理发生变化,所以我想以八九十年代这个时间节点作为载体,把我的所思所想表达出来。

/uploads/20180412/20180412212010_84643.png

作为中国新势力导演,您对这个行业是怎么看的?

贾真:其实我觉得我从事的职业,应该被称作电影手艺人,电影是艺术欣赏和艺术享受的过程,我们身在其中,感受各种不同的人生,作出不同的假设,将各个瞬间的灵感和契机相互发生关系,而不是一蹴而就,认真去感悟生活才能更多生活的馈赠,就像我现在回看以前自己的作品,有时候自己都不太能记得当时自己的想法和来源。

其实作为一个电影手艺人,我们是一定要承担起社会责任和艺术责任的,时代和观众对电影的看法在发生着变化,创作的环境也变得相对宽松,在这种环境中,对电影工作者的要求也是越来越高的。

有声音说中国有好电影却没有好观众,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观众趣味是电影的决定因素吗?

贾真:其实作为电影工作者,很多时候和观众的关系是很微妙的,你不能忽视观众的想法和接受度,但是也不能观众要什么你就拍什么,这存在着一个艺术教育的问题,电影的决定因素有很多,观众是我们想要传递观念、情绪的主体,其实电影在中国市场的发展是需要更多时间来沉淀的,沉淀出好故事、好人物、好概念,观众对于电影的情绪反映其实能够反映很多问题,但我认为这些问题需要在电影完成之后去思考的,在制作电影的时候,还是要更多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和视角去展示想要展示的东西。

作为中国新势力导演,您对这个行业是怎么看的?

贾真:其实我觉得我从事的职业,应该被称作电影手艺人,电影是艺术欣赏和艺术享受的过程,我们身在其中,感受各种不同的人生,作出不同的假设,将各个瞬间的灵感和契机相互发生关系,而不是一蹴而就,认真去感悟生活才能更多生活的馈赠,就像我现在回看以前自己的作品,有时候自己都不太能记得当时自己的想法和来源。

其实作为一个电影手艺人,我们是一定要承担起社会责任和艺术责任的,时代和观众对电影的看法在发生着变化,创作的环境也变得相对宽松,在这种环境中,对电影工作者的要求也是越来越高的。

 /uploads/20180412/20180412212012_25479.png

有声音说中国有好电影却没有好观众,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观众趣味是电影的决定因素吗?

贾真:其实作为电影工作者,很多时候和观众的关系是很微妙的,你不能忽视观众的想法和接受度,但是也不能观众要什么你就拍什么,这存在着一个艺术教育的问题,电影的决定因素有很多,观众是我们想要传递观念、情绪的主体,其实电影在中国市场的发展是需要更多时间来沉淀的,沉淀出好故事、好人物、好概念,观众对于电影的情绪反映其实能够反映很多问题,但我认为这些问题需要在电影完成之后去思考的,在制作电影的时候,还是要更多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和视角去展示想要展示的东西。

年轻导演是中国电影市场发展的重要助推力,作为其中一员,您觉得作为年轻导演应该怎样发展?

贾真:增加生活阅历吧,自己变得有故事的时候,看待世界和社会的方式就会很有趣。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学习,像冯导说的,年轻导演需要传帮带,这个不是指具体的我该用怎样的流程和框架去拍摄电影,而是向前辈学习他们对于电影的坚守和情怀,通过前辈的讲述,感知不同时间和空间的电影视角。

《风吹来的方向》将于2018422日在珠海铂尔曼酒店举行媒体见面会,这是一部饱含人生思考和艺术哲学的电影,在青春与爱情背后,裹挟的是时代的情绪变化和自我的反观。或许就像导演说的,每个人都年轻过,青春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回过头去审视那一段经历,你能够得到更多人生的意义。

 

即时新闻

更多

冇味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