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直播间走向央视:后选秀时代直播造星成为走红新通道?

2018-08-07 16:43:52[来源:有娱乐独角兽][责编:邓望军]

“我们一起学猫叫,一起喵喵喵喵喵~”

这个夏天,一首《学猫叫》掀起的猫叫热潮从线上“喵”到线下,又在明星素人圈子里迅速形成“洗脑式传播”。 8月3日,这股学猫叫热潮终于正式“喵”上央视,YY主播小潘潘在《星光大道》现场教学,吴克群、歌唱家黄华伦等嘉宾也在现场诠释了各种版本的“猫爪舞”。

纵观直播平台近两年来的行进路线,从资本趋之若鹜的“元年热潮”到走向二八分化的理性成长期,作为直播平台的内容核心所在,主播体系也从鱼龙混杂的混乱秩序,过渡到拥有一套逐渐成型的平台造星体系。当直播平台开始为主播们提供了一系列“艺人化”的规整路线,因“洗脑神曲”迅速蹿红的主播们也得以从被外界贴着“流量快消品”的网红标签,逐渐走上艺人化的道路。

对于主播而言,在追逐自己明星道路上,平台为其带来的直播收入、渠道曝光等强势赋能,也宛若实现梦想道路中的强大推手。为此娱乐独角兽采访了YY平台造星团队,复盘一下直播平台背后,主播艺人化的商业逻辑又是怎样的?

从小潘潘到摩登兄弟,走红背后是“爆款效应”还是“平台助推”?

由小峰峰创作、小潘潘演唱的《学猫叫》自今年4月正式上线,短短4个月时间,《学猫叫》从引得明星“自来水”到登上各大渠道,从直播间到走上央视舞台。截至目前,小潘潘的《学猫叫》在抖音、美拍、快手等平台已经有超过千万用户在使用,网易云音乐、酷狗音乐、QQ音乐等三大音乐平台的总评论量已超过百万。在小潘潘带着“洗脑神曲”的走红轨迹中,离不开YY平台的及时加码运营。

对于《学猫叫》的蹿红,小潘潘表示:“说实话没想过会这么火。能有这么多人喜欢,已经觉得很惊喜,也觉得自己很幸运” 。“有些超出预期,但也在预料之内。”关于《学猫叫》的洗脑式传播,YY平台造星中心总监贺雅佳向娱乐独角兽坦言。在《学猫叫》于抖音迅速走红之际,为了避免成为时代快消品,YY迅速在站内、微博进行了一系列的活动,以便为其提供二次传播土壤。在渠道、媒体及明星的二次传播下,“学猫叫”热潮也得到了持续传播及效能放大。

事实上,除了小潘潘之外,在YY平台上有很多具备相当实力的潜质主播,无论是歌唱类、游戏类、还是户外类,由主播大梁,源儿组成的霹雳爷们儿便是YY旗下户外主播组合,其中两位成员来自中央戏剧学院。他们从荒野探灵、街头约会到中戏艺考现场等,科班出身的专业性与别出心裁的户外直播主题下,为其积累了不少粉丝人气。2016年,成员王梁与林心如、袁弘合作出演了《秀丽江山之长歌行》,今年5月,平台针对该组合全网上线了同名短剧《霹雳爷们儿》。

而近日热播剧《沙海》的主题曲《让酒》演唱者刘宇宁,则来自于YY平台另一歌唱组合——摩登兄弟。《让酒》全网上线不到五日,已经在各大流媒体收获了人气:在酷狗音乐收获了超3万条留言,QQ音乐1万+评论,网易云音乐3000+留言。我本桀骜少年臣,不信鬼神不信人,占尽人间怙恩后,全数归还流落身,原著党们称其“唱出了沙海吴邪的内心。”

2014年组合成立由刘宇宁、阿卓、大飞三位成员组成,2015年3月,摩登兄弟正式入驻YY平台,并在之后接连登陆了《向幸福出发》、《我想和你唱》、《天天向上》、《嗨!蓝朋友》演员专场以及近期的《金曲捞》等主流节目,翻唱《走马》《讲真的》等作品爆红,几乎每首作品都在网上广泛流传,被网友称为“翻唱收割机”。

可以看到,在YY平台上,主播不是昙花一现的快消品,而是能够通过系统化的包装,将后者推向更加主流平台的潜在艺人,这一切自然离不开平台的精耕细作。

从挖掘潜质到资源赋能,头部主播如何“明星化”?

YY的造星逻辑是将有潜质的主播流量放大,运用资源推上更好的平台,用更好的内容吸引更多的人注意,最后带着更多的流量回归到YY 的造星闭环。

关于摩登兄弟的走红,平台首先结合其直播特点,为其提供直播形态上的建议,并在后期尝试以户外场景进行以直播为背景的形式,这也为后期抖音在抖音的蹿红提供了铺垫。

对于摩登兄弟这类头部主播,平台会投入最好的音乐制作人为其制作音乐,最好的平台合作运用最优质的资源为其助推。摩登兄弟一出道,YY便帮助他们谈了很多大的电影及影视剧插曲的资源,也会在短期内打通央视、湖南卫视、浙江卫视等主流平台渠道。

而对于腰部主播,平台将针对其才艺进行一系列扶持动作,包括度身定制歌曲、有针对性的做一些活动,以增加其曝光。另外,对于新生代主播“苗子”,平台将从基础专业课程等孵化动作开始灌输,这次登上《星光大道》的选手之一陶子是加入YY一年多的新晋主播。

作为《星光大道》选手之一,YY选择陶子作为“苗子”的主要原因是其“街舞专业性强、形象积极阳光,且对梦想有着执着追求。”以才艺作为基础,形象积极阳光、符合核心价值观,这也是YY在挑选主播时十分看重的特质。而在为主播赋能的运作层面上,YY也着实具备了一定的平台优势。

首先便是资源优势,作为最大的直播平台,YY在平台发展过程中积累了强大的资源,能够让平台主播在最短时间内在最好的平台中得到曝光。从小潘潘、摩登兄弟登上主流电视节目到为影视剧演唱主题曲,崔阿扎受邀参与戛纳,到平台即将与腾讯音乐及网易云音乐进行战略合作、发力上游内容的举措便可以看到,YY不仅具备着神曲打造能力,也拥有从线上到线下,全方位布局的强势资源。

而在造星团队的人员配置上,YY内部发掘了既懂娱乐又懂直播的复合型人才。

平台的造血能力也是构成可持续闭环的重要因素,在YY的造星梯队中,为了保证平台源源不断的产生有影响力的主播,在平台对主播的培养孵化体系中,无论是与公会之间的友好协作,还是对陶子等新主播的挖掘计划,音乐百人计划等评选机制等等,YY会让每一位才华有潜力的主播都能够崭露头角。

另外,平台的吸金力也能够为主播提供现实保障。根据欢聚时代(YY)副总裁张莹女士透露的一组数据:YY在2017年全年分给公会和主播的总金额达到了56亿,惠及了21万人,人均2.6万元,更有多位主播的年收入已经过百万甚至过千万。YY是直播平台上吸金能力最强的。

从直播间走上“星途”之路,YY成为主播的“梦想助推器”?

在最短的时间内在最好的平台中曝光,是YY平台为主播提供的强势赋能,也使得这个人人拥有梦想、全民直播的时代多了一份理想主义色彩,而对主播而言,直播平台可谓其实现梦想的强势“助推器”。

与每个平凡人的追梦之路相仿,摩登兄弟成立初始,由于家境困难,无法支撑单纯做音乐的梦想,于是“通过卖衣服来补贴”,主唱刘宇宁更是表示自己“十年前在深圳做过厨师”。在最困难的时期,刘宇宁的兜里只剩两块钱,却为了鼓励同事而都拿去买了雪糕。与今日音乐梦想几近实现后的粉丝追捧、媒体接受、资本看好的局面形成了强烈对比。

如今,在各大直播平台中,会唱歌、会接梗等有才艺的主播逐渐增多,从上杂志到登陆主流卫视,其吸金能力和路线规划与艺人在逐渐靠拢,这在从前是无法想象的。时至今日,摩登兄弟等头部主播在粉丝中的受欢迎程度已经远超很多艺人,而他们也在用自身实力,一步步击碎来自传统视线对主播的质疑目光。时至今日,摩登兄弟仍旧会推掉部分商演来专注自己的作品创作。

如今直播平台形成了运营体系与商业逻辑,主播与平台之间的话语权交接,也使得直播平台在掌握着从线上到线下更多资源的同时,为主播们带来了更健全的庇佑。在愈发体系化、规范化的直播平台中,YY通过作品、话题、曝光等一系列造星逻辑,一步步击碎了那些质疑,通过系统化的包装与运作,将平台主播推向了更加主流的平台。

传统经纪公司模式重、造星周期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