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L中国队夺冠“电竞主席”霍启刚落泪 赛后采访流露满满电竞情怀

2018-08-31 08:58:42[来源:腾讯][责编:冯宇轩]

作为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霍启刚第一时间分享到自己的微博上,激动的表示:“这就是我们举办亚运会的真正意义!“

从接手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以下简称亚电体联)主席,到推动电竞入亚,再到如今电竞比赛完美的展现在雅加达亚运,在接受腾讯体育专访时,霍启刚感慨万千。外界看到的似乎永远是他的光环,却不知道在这一切背后,他要亲自上阵游说各国奥委会接受电竞选手,与亚奥理事会争取电竞亚运奖牌与正式比赛选手一模一样。

看亚运电竞赛落泪 上一次这样还是看老婆夺冠

霍启刚为选手颁奖

3-1战胜韩国,LOL中国代表队让五星红旗升起在雅加达亚运电竞馆的最高处。至此,参加本次亚运的中国电竞战队以2金1银完美收官。

这场决赛,霍启刚几乎全程在场馆通道的角落里,紧张的注视着场内发生的一切。中国队获胜的瞬间,在激动狂欢的中国粉丝中间,霍启刚的眼角泛着泪花。在接受腾讯体育专访时,霍启刚感慨的说,上一次看比赛流泪,还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看到郭晶晶拿到金牌的瞬间。

霍启刚接受腾讯体育专访

霍启刚曾有很多种身份,或者说有很多外界给与的标签。他是娱乐媒体笔下的豪门公子、是自己口中“奥运冠军郭晶晶的老公”。而当雅加达亚运会后,大家提到他的,将是亚运电竞表演赛呈现在眼前最大的推手,这次比赛或许也将彻底改变体育发展的进程。

记者:刚才中国队夺冠的瞬间我发现您流泪了。

霍启刚:真的很激动,因为韩国队实力非常强,比赛中我们都是很紧张的在看,中国队能够赢下比赛非常不容易。

记者:还记不记得上一次看传统体育比赛流泪是什么时候?

霍启刚:08奥运看跳水吧(不好意思的笑)。

记者:我们也知道,霍先生非常忙,然后大家都说电子体育是个年轻人项目,霍先生也很年轻,不知道平常会不会用隐藏的ID偷偷的在网上潜伏玩一下?

霍启刚:我很早也有玩,因为我当年在英国读书,那个时候90年代,我们都是几个同学还拉网线,就自己组一个LAN去玩的。那时候我自己买机器,内存很贵,我们都是4MB、4MB的去买,买了以后还自己去弄,自己去调整那个机器。现在工作比较忙,比较难有时间去玩,就不能谈自己的水平了。(笑)

记者:会要求自己的员工一定要来玩一下吗?

霍启刚:大家其实都蛮有兴趣的。晶晶有在玩,她主动跟我说的,我之前都不知道。她说以前跟着队伍的师兄一起玩,但是她自己打的不好,总站在后边看师兄他们去打。(笑)

电竞主席却干上“销售”的活儿

霍启刚成为亚电体联主席最合适的人选

早年留学英国,霍启刚成为最早接触电竞的国人;兴趣之外,担任中国香港奥委会副主席、有一位奥运冠军妻子,他又是十足从传统体育中走出的那个人,这样巧妙的身份组合,让霍启刚成为亚电体联主席最合适的人选。

但接手协会工作的近一年,霍启刚明显感觉到他自己像个“销售”。他给腾讯体育做了一个相当形象的形容:当选后,每次见到传统体育圈的同行、前辈,大家见到他的第一句话都是“启刚,当电竞的主席好啊!”,然后紧接着第二句就是问:“电竞到底是啥?”。

尽管电竞已经成为当下的潮流,但在很长的时间里,对于传统体育圈电竞依旧是陌生且遥远的存在。作为唯一被认可的洲际电子竞技协会,霍启刚和亚电体联困难重重。

记者:去年9月您接手亚洲电子协会,很多人很好奇霍先生为什么会接下亚电体联的这个职位?

霍启刚:接手10个月,时间不长但还还蛮刺激的(笑)。对我来讲,这个工作也是非常有新鲜感的。我们都看得到,电子体育是新的体育发展方向。

(接手协会)这个过程也是蛮奇妙的,不是那种说某个会议,我自己举手毛遂自荐(笑),这背后有很多讨论。

其实早在07年,在澳门的室内运动会的时候也有电子体育的踪影,然后每隔四年都在室内运动会中看到电竞的比赛,只不过那个时候规模比较小一些,一直到去年土库曼斯坦的室内锦标赛,电竞比赛引来了很大的关注度,大家都认可如今电子体育的市场规模变大了,我们也希望可以把这个比赛更上一层楼,摆上更高的舞台上。那想这样做,首要条件是先把协会规范和壮大起来。这样一个契机。亚奥理事会也跟我谈,因为毕竟以前在亚奥理事会也参与的比较长,双方有这样的互信,也觉得有互补的空间。

记者:您说的“互补”是否因为您来自于传统体育的维度?

霍启刚:的确,我来自于传统体育的体制里,但最近我经常跟朋友说,答应的时候没想到原来这么忙(笑)。

大家知道以前我有自己的事业,有公司的工作,还有还有一些青少年发展的工作,还有中国香港奥委会的工作,突然多了一个电竞,真的是到处挤时间。因为亚运会的临近,接手协会以后,70%的时间都用在亚运的筹备当中。这是电竞第一次出现在亚运会,只可以成功,不可以失败,所以很多其他的工作都先放一边。

霍启刚亲临亚运电竞比赛现场

记者:您也说到了您这一年非常非常忙碌。我不知道您自从担任了亚电体联主席之后,主要推动哪些工作的开展?以及您在这个过程中觉得说真的是挺困难,或者从前没有遇到过的挑战?

霍启刚:两方面吧,在内部,过去9个月我们先是把协会内部的团队建立起来,有了团队有了人才,你才可以筹备亚运会这样级别的比赛。

在外部联系的工作上也很重要。最重要的一点是现在很多,尤其是传统体育界对电竞、对电子体育的理解并不深,乃至社会可能对这个电竞可以说是了解不深,甚至可以说是有误解。你跟玩家不用解释了,他们比我了解更多,但是可能大部分传统体育的人,他们并不了解。

我们去推广介绍就很重要,作为唯一认可的电子体育协会,这是我们的责任。

亚奥理事会一共有45个国家和地区成员,其实电子竞技的发展非常不平衡。有一些国家,比如中国、韩国,东亚的国家和地区发展得比较快,但中亚、西亚的国家,并没有这个传统,所以我的责任可能要帮一些新的国家和地区去成立电竞协会,去培养这个市场,去介绍新的一些合作伙伴。

记者:现在拓展了多少个电竞协会?

霍启刚:其实蛮多的。以这次亚运为例吧,这次我们27个国家和地区参与了我们亚运会预选赛,比我心目中要多,因为我之前举办这个预选赛的时候,我心里是没底的,不知道有几个本地协会会支持或者参与到里面。

筹备亚运事无巨细:奖牌要与正式亚运奖牌一模一样

2016年,霍启刚与太太参加《极速前进》节目的录制,那时因为有规律的长跑习惯,这让镜头前的他看上去十分清瘦。过去一年,到处“挤”时间的他把70%时间都用在了这次电竞表演赛的筹备,已经无暇跑步了。对于一个39岁的男人来说,随之而来的自然是无法避免“复胖”。

大环境下,随着去年《英雄联盟》S7赛事席卷全中国,电竞的热度达到了从未有过的高度。也是在去年 ,国际奥委会正式承认电竞为“体育项目”。但正如霍启刚的感受,传统体育和电子体育完全是两个世界,就如同一个是每天打领带穿西装的人,另外一个就是穿潮牌的年轻人。“你非要给年轻人打领带,他们打死不戴,对吧?两个世界的人,怎么能把他们放在一条路上走?困难真的蛮多的。”霍启刚这样说。

所有的一切,都让电竞在雅加达亚运会的亮相肩负着更为深刻的意义。所有人都在看,霍启刚怎么把两个世界结合在一起,因为这或许就是未来电竞入奥、被主流更广泛认可的重要转折点。亚奥理事会终生名誉副主席魏继中透露,电竞表演赛在雅加达每一天情况,国际奥委会方面都密切关注着。

记者:今年亚运,电竞作为表演项目进入,受到了外界极大的关注,大家也会好奇说,这些项目是如何选拔出来的?

霍启刚:这个对我们来讲还真的是一个难题。背后也做了很多调研的工作。电子体育跟传统体育不一样,传统体育已经有一个很标准的这个模式,但我们的游戏种类很多,我们要找到一个平衡点。入选项目在全亚洲的实力平衡、全平台(兼顾PC和手游端),以及项目本身受众数量都在我们考量范围。然后再拿到亚奥理事会执委会上去讨论。

霍启刚在筹备亚运时遇到了很多难题

记者:筹备亚运中您和协会遇到过哪些难题?

霍启刚:给你说个小难题吧。这次参加雅加达亚运会,我们18个国家和地区的团队,运动员的报名登记,还是要通过他们本地的奥委会,要得到他们的认可和支持。那怎么说服那18个国家和地区的传统奥委会接受我们这些电子竞技的运动员,做到这一点,我觉得我们已经不容易了。

记者:都是您亲自上阵去游说?

霍启刚:对,因为很多传统奥运会,他们并没有认可当地的电竞协会这是第一个难题,队员选拔出来了,我们还得要通过这个传统的系统,参与到亚运会里边。所以亚运是个非常重要的展示,起码参与其中的那18个国家和地区的奥委会也知道有电竞运动员整体这个生态,在亚奥理事会方面,我也去争取了很多次。

记者:在亚奥理事会您争取了哪些权益?

霍启刚:我希望我们的队员可以与传统队伍一样,来到印尼的时候,他们是住在选手村里,他们是跟其他运动员一起吃饭,坐的大巴也是一起,安排都一样。最重要的是,他们获得的奖牌,和其他传统运动员是一样的。这这一点我们争取了很久,不能弄个跟亚运会无关的奖牌。我这些都是可以说是零的突破,以前都没有的。

记者:为何在这些细节上如此坚持?

霍启刚:我是希望这些电竞运动员可以到了亚运会以后,感觉到他真的是代表团的一部分,感觉到他可以跟传统这些运动员有一样的待遇。我希望可以从中也激发他们那种自豪感,帮助参与电竞比赛国家和地区得到这种荣誉感。

记者:今天的眼泪里,有没有包含这一年对协会工作不易的感慨?

霍启刚:就感觉到现在为止,我们所有的努力已经给了大家一个完美的交待和呈现。


即时新闻

更多

冇味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