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时期的演出市场:票房损失逾20亿

2020-03-23 11:02:12[来源:成都商报][责编:冯宇轩]

【演出商】演出延期了,支出在继续

本来,对蔡依林成都演唱会主办方来说,这次演唱会是他们的头部项目,开票后门票很快就售罄了,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演唱会不得已延期,主办方有些无奈,“应对措施?等待疫情结束,早点启动大型活动吧。”他们本来还有一场陈楚生的演唱会,目前也延期了。

“大概有14场左右的演出没了,票房差不多损失七八百万。”疯狂戏剧社的创始人曾吕叹了口气。早在1月20日左右,他就意识到演出会受到疫情的影响。“如果没有疫情,这个月就有我们的演出,应该是很忙碌的。”曾吕说,在5月之前的演出全部会延期或者取消。

四川大剧院早已开始退票工作,“舞剧《平潭映象》延期,《声临阿加莎》《牛天赐》《哈姆雷特》《牡丹亭》退票,受到影响的有10多场,目前除了《牛天赐》之外,其他剧目基本上已经完成退款。”四川大剧院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虽然已经复工,但是剧院没有演出。

在梵木创艺区,主打的业态展演空间——正火艺术中心,2018年共举办223场音乐艺术展演活动,整体票房约1800万元,其中不乏影响城市之声(成都)音乐节、战马音乐节等知名演艺IP。“从1月到3月,已经延期和取消了30多场演出,包括著名说唱歌手马思唯与独立摇滚乐队STOLEN秘密行动的全国巡演,损失超过300万元。”正火传媒联合创始人、CEO罗邴文说。

“原本今年9月之前,我们这里档期全满,但现在,相当于8月之前的演出全部取消了。”疫情期间,被称为西南地区最大顶级演艺场馆的五粮液成都金融城演艺中心关闭,负责运营的成都博阳大魔方有限公司总经理、演艺中心负责人刘嘉良告诉红星新闻,“没演出,我们就没有收入。但租金一年2600万,还有几百万的物业费,60多个员工的工资。即便疫情结束恢复演出,今年保守估计至少损失在1500万,多的话有可能到2000万。”在接受采访时,刘嘉良情绪低落。在他们场地,一年正常演出的量在50场左右,今年只能安排20场左右。按照每场租金45万来计算,损失金额就超过1300万。“相关部门今年5月底之前不会再受理任何演唱会和演出的审批,而且走审批也需要时间,即便顺利,要重新开始演出,至少是今年8月之后的事情了。”

演出暂停了,可是支出仍在继续。“今年预计有不少小型演艺公司会关门,没演出,但成本依旧在支出,加上在资本市场要获得资金支持但又没有核心竞争力,关门是迟早的。”某资深演出商担忧道,在他看来,像黎瑞刚旗下的华人文化演艺这样的大公司,才会在疫情结束后恢复更快,更有竞争力。“这种大公司整合了全国很多城市的演出资源,会在演出市场上越来越强势。”对于演出行业来说,手里一定要有钱,大型演出公司恰好在现金流上更有优势,这是小型演艺公司不可比拟的。



【从业人员】行业受损,员工降薪,有人开始兼职送外卖

每年年初,一般是成都演出市场的淡季,但红星新闻记者根据各大票务平台给出的数据发现,其实年初也有包括蔡依林、陈楚生、周传雄、星巢音乐节、旺福、STOLEN秘密行动、《牡丹亭》《牛天赐》《哈姆雷特》《声临阿加莎》等高质量的演唱会、戏曲、话剧,现在这些演出要么延期要么取消,疫情令演出市场从“火爆”切换到“冰封”,截至发稿前,成都延期或取消的演出超过50场,票房损失达数千万。

对从业人员来说,最直观的就是降薪,“肯定降薪了,我们工资只发平时的50%,老板这样做我们也是理解的。”一位演出从业人员说,“我们公司有一位负责报批的同事,最近已经兼职当外卖小哥了。”

此前中国演出行业协会不完全统计,2020年一季度各地演出取消或延期场次约2万场,占一季度总场次的80%以上,直接票房损失约24亿元。李宗盛、刘德华、陈奕迅、蔡依林、林俊杰、杨千嬅、梁静茹等头牌歌手的巡演都遭遇不同程度的损失。某资深演出商以刘德华演唱会举例,从演唱会制作、场地租金、退票损失等方面考虑,如按取消演唱会估算,刘德华方面损失将超过5000万人民币。“刘德华从2月到5月,延期和取消了24场演唱会。通常情况下一个演出项目在签订合同时,就需要把明星的演出费、场地、安保等相关经费全部支出。一旦遇到特殊情况,演出无法进行,那么就需要将项目延迟。演出延迟只会损失一部分,但假如演出被取消,那么所有支付的费用都无法拿回了。”该演出商告诉红星新闻。

“除开之前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站,我们3月14日的柳州站已经宣布延期,4月份还有厦门站、合肥站,还待定。原本我们预计今年8月结束这一轮世界巡演,预计50场,现在也只有静观其变。”杨千嬅全球巡演的主办机构、成都天兴优艺文化娱乐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蕾告诉红星新闻。

不仅是中国,世界各地的文化演出也因为疫情受到严重影响。3月6日,美国旧金山市长伦敦·布里德宣布,旧金山战争纪念及表演艺术中心将关闭两周,戴维斯交响乐厅受此影响,将取消3月8日至17日的演出。疫情严重的意大利,有超过7400个演出活动取消,损失将超过1000万欧元。而日本、韩国,也有大量音乐会和演唱会取消。

【政府支持】市文广旅派出41名服务专员全力支持企业复工复产

面对疫情“大考”,各地政府也纷纷出台应急措施,推出各种文化产业政策“大红包”,助推文化企业聚心集力,共克时艰。备受文化演出企业关心的审批流程,无论是北京还是上海,都在相关政策中给予了特别处理。上海在疫情防控期间,电影剧本、出版物、文化演出等行政审批事项实行“一网通办”或网络报送审批,做到“不见面,零跑动,网上办”。

潘燕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也表示,相关政策的发布,最重要的是能给演出行业的同仁减负。“因为在没有收入的情况下,能够尽量降低支出,比如企业在税收、在社保等等这方面的开支,然后留住人员,保持岗位的稳定,我觉得这些都是实实在在地帮助到了我们的演艺机构。然后有一些地区还专门出台了一些帮扶演艺企业的政策,比如低息贷款,包括可以申请当地政府的一定额度的扶持资金等等。”

3月初,成都市委宣传部、市文广旅局、市财政局、市金融监管局四部门就联合出台了《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促进文化旅游业健康发展的若干措施》(以下简称“《措施》”),针对文化企业普遍反映的延缴社保、减免房租、贷款延期等资金政策需求,《措施》力求帮助成都市文旅企业渡过难关、恢复发展。

3月17日,成都市文化广电旅游局局长多央娜姆在做客《新天府会客厅》时表示,在全市开展的“送政策、帮企业、送服务、解难题”的专项行动中,市文广旅局也专门成立“服务专班工作组”派出41名企业服务专员全力支持文旅企业复工复产,“按照要求,所抽调的服务专员原则上要全脱产蹲点在企业,把企业当成工作场所,企业不恢复正常运行,服务专员不返回机关”。截至本月15日,市文广旅局41名专员进驻企业收到困难及诉求159个,现场解决和会同属地文广旅行政主管部门解决问题92个,涉及到金融贷款、社保缴纳、税务减免、专项资金支持等九大类。

对此,大多数演出商表示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诸如针对全部企业免税就是实质性的东西。红星新闻了解到,以影视创作为主业的成都艺高旗舰文化娱乐有限公司,这次也是因为政府税务的主动服务而受益,及时办理了1月所属期增值税免税61.66万。当然,他们也希望相关部门能够根据实际情况出台更具体的措施,提高疫情结束后的相关流程效率。



【商家自救】多元化多渠道拓展演出,积极推出“云剧场”“云演出”

红星新闻了解到,与演唱会相比,剧场演出受到的影响更为严重。曾吕旗下拥有壹现场和疯狂戏剧社两家以剧场演出为主的公司,对此他深有体会。“演唱会是看一个人演出,而剧场演出要看台上所有人,还要看剧场的档期,把全部因素连在一起,有可能今年一年都没有档期。所以说基本上我们有个共识,如果在今年排不到的演出,或者目前为止确定不了能够演的演出,基本就全部取消了。”

在这种情况下,“云剧场”“云演出”“云艺术”等在线演艺,成了众多演艺机构的应对之策。国家大剧院、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保利剧院、北演演艺、央华文化等单位,都将自己的经典演出放到网络上免费播放,一些剧场和演出单位通过免费在线直播的方式呈现给观众“云演出”,很多网友也将自己收集、整理的演出资料放到网络上供大家欣赏和分享……

2月4日,摩登天空联合B站推出了“宅草莓不是音乐节”直播活动。这场直播收获了将近10万条弹幕,最高浏览量有49万。摩登天空和B站的一次联合活动的开门红让众多文化娱乐产业看到了线上娱乐的无限可能,仅2月份,就有13个平台,推出了将近20个线上"云音乐"项目。线上短视频平台、音乐APP、K歌软件等不断将线下的音乐活动搬到线上进行,给广大的宅家乐迷带来了一场“云”享受。

与此同时,作为全球戏剧演出中心的美国百老汇,在联盟宣布关闭剧院之后,百老汇停工剧院的专业人员和演员也正在准备向观众提供线上表演,用线上付费演出募集演员基金。红星新闻了解到,有些会以音乐会的形式出现,对于这些艺术家来说,直播的想法来自于在剧院关闭的情况下,寻求另一种方式提高个人的创作力。

红星新闻了解到,在政府出台相关政策扶持文旅企业时,成都本地的演出行业也从自身做起,尝试多元化、多渠道拓展演出。面临单个场馆月运营成本20余万元的压力,正火传媒将正火艺术中心1号馆改造为大型直播空间,提供给无法复工或需要帮助的商家们,并联合音乐人、脱口秀演员、热心主播和众多行业大咖,为亿万宅家防疫同胞,献上了全国首个LiveHouse实景直播市集,“魔方LIVE”直播派对便是重要的呈现。

“持续的疫情对所有音乐行业从业者来说,无疑是场艰难的挑战,首期魔方周末LIVE的主题是‘从0开始’,希望在线下演出无法恢复的时期,我们通过专业的直播技术与硬件支持,让每一位无法来看现场的乐迷也能感受到真正的LIVE。”罗邴文告诉红星新闻,在3月7日、8日两天,他们邀请了4组成都本地乐队,分别在天府直播、抖音、B站呈现了现场。“魔方周末LIVE两天的观看量达到12万人次,疫情结束后,我们将延续至线下演出,继续为大家带去精彩的音乐现场。”

成都市街头艺人也在疫情期间开展线上直播活动,红星新闻从成都市文化馆了解到,1~2月街头艺人直播80余次,总时长200小时左右。其中,“爱在传递”直播活动共开展15场专题直播,总计时长35小时。

对此,毛修炳告诉红星新闻,“线上演出是一种有益的探索,可能会通过这样的方式找到一些艺人独特的发展和营销之路,但从短期来看,要形成一个能弥补这个行业的收入的事情是很难的,毕竟整个呈现出来的效果还是比现场演出差一大截。”

的确,线上直播固然无法取代线下演出,如今“云蹦迪”“云现场”的爆火,也带有些“不得已而为之”的意味——宅居阶段,乐迷没有更好的娱乐手段,短期内可借此暂时满足对音乐和现场的渴求,但线上直播背后的流量、良好的互动性与尚未挖掘充分的想象空间,势必在未来为音乐人在音乐宣发、探索更多盈利模式等方面带来启发。



【专家预估】下半年演出市场比去年同期会有明显增长

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几乎所有演出行业从业人员都很看好今年下半年的演出市场。“会非常好。首先很多项目都堆积在了下半年,其次观众也憋坏了,对他们而言是一个压抑已久的报复性消费,一定会井喷。”刘嘉良道。

但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观众的心理建设很重要,病例全部清零后,大家还愿不愿意扎堆去看一场演出?几千上万人聚集在一个空间,即便你做好了所有防护措施,但心理上的那道坎能迈过去吗?”在张蕾看来,要恢复演出市场的繁荣,观众的心理建设是前提。对此,曾吕也很赞同,“这个过程,长短不一,但总需要花时间来治疗心理上的创伤。”

紧接着的难题是场馆。“很多演出都想延期,造成档期撞在一起,有些演出就演不了啦。”曾吕道出自己的担忧。在张蕾看来,“内容为王,头部IP”则是安排场馆排期的必要因素,“娱乐毕竟不是刚需,如果下半年演出市场爆棚,可能观众就会在演出项目上做选择。同样,演出商也面临这个问题,‘保大放小’,会是很多演出商的首选”。

对于场馆的安排,五粮液成都金融城演艺中心最有发言权,“9~12月的演出档期全满,准确地说是把上半年的20多场演出挪到了下半年,还不包括一些实在没有档期而取消的演出”。场馆和档期的安排,也是潘燕所担忧的,“毕竟档期有限,剧场就那么多,所以我们也在号召协会的剧场开发非周末档期,用低廉的价格给更多的演出机构提供演出场所”。

虽然有疫情影响,但国内文化演出市场向好的趋势没有改变,因此整个演出行业对下半年保持着乐观态度,“终究会回到正轨,集团全体小伙伴这段时间除了做好防疫管控之外,也一直在悉心照料园区的一草一木,希望疫情过后,园区能以更美好的样子呈现给各位。”在园区企业陆续复工之际,罗邴文感受到春日明媚的阳光。

相比之下,演出行业的研究者则更为谨慎。“什么时候疫情结束,什么时候演出市场能够恢复,我们还不知道,所以很难预估今年的票房会到个什么情况。”在潘燕看来,下半年的演出市场不能叫“井喷”,但肯定比去年同期会有非常明显的增长。同样,毛修炳也不太同意用“井喷”来描述下半年的演出行业,“就算是观众憋久了报复性消费,也会消费便宜的,可能大多数人会看看电影出去玩一玩,演出毕竟还是属于高消费,这个时候很难迎来井喷。”

确实,就如曾吕所言,这一次疫情对所有演出从业者而言,都是人生重要的一次经历。

但就像疫情下空无一人的剧场,只要顶灯通明,照亮的不仅是舞台,还有希望。

期待不久后,成都演出市场又迎来昔日火爆的场面


即时新闻

更多

冇味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