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力自制,组织升级,腾讯影业的下一步是“主投主控”?

2020-06-17 15:30:44[来源:华声娱乐][责编:冯宇轩]

2019年6月16日,上海银星皇冠假日酒店人潮涌动。

于冬、王长田、曾茂军、程武、樊路远等影视行业大佬齐聚一堂寄语中国电影未来,在这场名为“光影七十年 共筑强国梦”的金爵论坛上,有人提到寒冬下的艰难,但更多人信心十足摩拳擦掌,散会后很多行内人士徜徉在深夜小龙虾店交换名片,觥筹交错间憧憬着来年谁是下一部《流浪地球》。

没人能想到一年后的今天,受疫情延期的不止上影节,整个影视行业都陷入“太难了”的境地,影院歇业,剧组停工、现金流危机不断,影视文娱上市公司股价接近历史新低。

被低气压笼罩的影视行业中,招聘岗位的放出,自然成为关注度很高的好消息。昨日,腾讯影业发布了一批招聘岗位,其中自制工作室总监、制片人、剧本编审、影视制作管理等十余个职务,主要集中在制作领域。

从过去2个月内程武接管阅文、出任猫眼娱乐非独立董事,到如今大量招募制作人才,种种变动都令人不难料想到腾讯影业正在逐步调整业务核心,加码IP联动与内容自制。

罗马非一日建成,能否跨越内容制作这条影视行业最坚固的护城河,一直是互联网影业要面对的一场大考。

1、中国影视行业2020关键词:网络发行、加码内容、战略调整 

最近,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CEO程武有点忙。先是4月27日,阅文进行管理团队调整,由程武兼任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一个多月后,猫眼娱乐发布公告宣布程武出任猫眼非执行董事。

在这之前,腾讯影业与阅文、新丽早在2年多前就达成战略合作,合作项目包括《庆余年》、《赘婿》、《将夜》等,去年与猫眼娱乐成立腾猫联盟,共同建立覆盖泛文娱行业服务的战略合作,如今程武的两次履新上承IP源头、下接发行渠道,对于腾讯影业深度连接产业上下游的价值非常明显,而在整个新文创生态中,各个业务也将形成很好的借力。

不止腾讯影业组织升级。在受疫情影响的2020年,影视行业发生的不少大事都与互联网息息相关。

一方面,是互联网文娱平台与影视公司深度合作,为电影拓展更多发行渠道,《囧妈》《大赢家》《春潮》等直接登录抖音、西瓜视频、爱奇艺;爱奇艺“原创电影计划”首部作品《彷徨之刃》开机,开拓互联网影业全资投资、院线+网络发行的创新商业模式,腾讯视频升级了纪录片分账规则,让受疫情影响的影视行业缓解对传统发行的过度依赖,增加更多线上分账收入。传统影视公司也将入局网剧、网络电影纳入战略规划,寻找多元变现的途径。

另一方面,互联网影业通过外部投资与内部组建团队等形式,构建更丰富的内容生态。阿里影业收购银河酷娱60%股权,进一步强化综艺制作业务,包含优酷、阿里影业、阿里体育、大麦、阿里互娱等在内的阿里大文娱整合旗下内容与渠道资源,形成背靠阿里大生态的泛娱乐产业闭环。而4月底华谊兄弟发布22.9亿定增方案,增股名单也出现了腾讯与阿里影业的身影。

而对腾讯影业来说,昨天发布的招聘信息无疑是在释放加码自制内容的信号。成立第5年,作为新文创生态中的IP放大器,腾讯影业已经完成从创制、宣发、版权到衍生授权的业务搭建,也沉淀了六大文化产品系列的内容思路,似乎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强化内容自制能力、形成规模化主投主控影视作品,也许是腾讯影业接下来的目标。

此前,腾讯影业与新丽联合承制的《庆余年》大获成功,去年11月,猫眼数据发布的网播影视热度指数中,当月最热门的三部剧集是《庆余年》《从前有座灵剑山》《第二次也很美》,背后均有腾讯影业的身影;今年,与中共云南省委宣传部、润禾传媒合作的自制剧《我们的西南联大》也已杀青,预计下半年播出;近日同样改编自阅文IP,与新丽再度联手打造的剧集《赘婿》也官宣了主创阵容。

在电影方面,据悉,腾讯影业成立了新的工作室,聚焦主投主控的大电影,如原本计划暑期档上映的《怒火·重案》,目前,影片在猫眼专业版上显示2020上映。

2、比起给互联网打工,高品质内容匮乏才是真正的行业隐忧 

一边是超5000家影视公司注销寒冬凛冽,另一边则是互联网公司的创新、扩容、升级,一时间难免让人想起多年前,博纳总裁于冬关于电影公司未来都将给BAT打工的预言。

事实上,在内容为王的文娱市场,尽管互联网影业深度介入影视产业链各个环节,但要真正深度把控内容,还需要更多投入,以及更多时间。

业内,主投主控项目的品质往往也是衡量影视公司核心价值的关键,无论万达、华谊、光线、博纳等传统民营五大,还是北京文化、坏猴子、真乐道等影视新锐,都是依靠精准把握观众审美与内容判断,生产出了高质量影片,获得了口碑与票房的双丰收,才在行业逐渐树立起厂牌声誉。

只是随着前几年影视行业泡沫四起,“抱团”成了一个很明显的趋势。2014年,韩寒拍摄《后会无期》时,有两家出品方,四家联合出品方,到了2019年的《飞驰人生》,出品方就有四家,联合出品更是高达十三家——同档期上映的《流浪地球》,出品与联合出品更是多达27家。

从投资视角来看,为了分散风险,筹集资金,电影公司扎堆“抱团”,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联合出品无可厚非,但这会使得电影制作花费大量精力放在“码盘子”上,同时,内容也要满足越来越多“金主”的诉求,这导致不少项目宣发即巅峰,品质不似预期。

投资方和观众怎么可能永远甘当韭菜?在娱乐形式多元化的今天,市场与资本只会对真正的好内容趋之若鹜。因此长远来看,掌握优质的自制,及主投主控能力是影企长久发展的核心要素,也是互联网影业真正站稳脚跟的必要条件。

3、互联网影业迈入“代表作时代” 

从腾讯新文创生态的布局来看,自制和主投主控是腾讯影业必须跨过的一道门槛。

首先这与影业在新文创生态中的地位有关。5年前腾讯影业的成立被视为是腾讯泛娱乐生态补齐了“最后一块拼图”,影视作为内容的顶端形态,可以短时间内聚拢大量观众,放大内容价值。因此腾讯影业向上链接阅文、腾讯动漫等IP源头,向下承接互联网宣发、游戏及衍生品开发等变现渠道,相当于IP开发的中枢系统,也是IP的放大器。

而要扮演好这个“IP放大器”角色,实现“承上启下”的生态价值,就需要不断强化内容DNA、夯实自制及主投主控的能力。影视行业慢工出细活,要深度参与创制需要丰富的人才储备,深厚的经验积淀,以及行业伙伴的认可。

过去,在制片领域,腾讯影业同北京文化、中影、横店集团在内的数十家影视公司达成了战略合作;宣发领域,则与猫眼等平台方合作成立“腾猫联盟”。与其说是电影人为互联网打工,其实本质是内容公司与互联网影企深度融合,取长补短、合作共赢。

正如程武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一阶段腾讯影业要尽量交朋友,“把大家都拢到一起,把大家的意见都吸收进来,同时也让大家都参与进来成为共同的投资方,我们也愿意把可能的商业利益多分一些合作伙伴,把这个饼做大做好。”

在程武的规划中,腾讯影业有一个五年计划,五年沉淀,而今,腾讯影业的确站在了一个全新的起点上:

一方面,随着新文创生态的联动深化及扩容,腾讯体系内文学、动漫、影视等业务的融合已变得更加高效、畅通,在上游,程武新近接棒的阅文拥有庞大的IP积累,阅文旗下新丽传媒则有着丰富的内容开发经验;下游腾讯影业已经建立起完善的发行和宣传渠道,同时连接猫眼;再加上依托于腾讯强势的社交和内容平台资源,腾讯影业还可以搭建起强大的衍生品开发能力,最大化IP的社会价值及商业价值。

另一方面,随着项目开发经验的不断积累,腾讯影业内容自制的DNA正在养成,《庆余年》、《从前有座灵剑山》等项目的成功,既验证了新文创战略在业务上的扎实落地,也让外部看到腾讯影业在内容生产上的成长。

接下来,应该就是要聚焦生产更多代表作,于内,这是腾讯构建新文创生态完整价值链条的关键;于外,这也是影视产业放弃追逐资本和人口红利驱动的思路,回归内容生产初心的必然。

2020年的中国影视行业看似在经历严寒酷暑,但不妨将疫情所致的影响当做厚积薄发的蓄力,不止腾讯影业,所有从业者都需要面对挑战、沉下心来打磨内容,等待行业恢复的那一天;而在这场行业自救的浪潮中,互联网影业需要成为那个乘风破浪的领航者。

作者 / 蓝河(一起拍电影)

即时新闻

更多

冇味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