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中国电影:主流故事传递中国精神

2021-01-08 09:54:42[来源:光明日报][责编:冯宇轩]

2020年对于中国和中国电影而言,都是极不平凡的一年。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影院停工半年之久,给电影行业带来困扰和压力。疫情防控取得阶段性成效后,在主管部门的统筹安排下,电影院开始分阶段逐步开放。在2020年的下半场,中国电影抓住有利时机果断发力,重量级作品不断形成观影热潮,在这特殊的半年时光中创造了新的历史。

电影票房首超北美,产业空间未来可期

受疫情影响,电影行业被按下了暂停键。面对史无前例的困境,政府部门率先行动。2020年5月,财政部、国家电影局等部门发布电影行业税费支持政策,形成推动电影行业尽快重启的强大动力。7月全国影院有序恢复营业,在经典影片重映的铺垫下,一些大片开始试水并取得优异票房成绩。国庆档在《我和我的家乡》《夺冠》《姜子牙》等大片的集体拉动下票房井喷。10月15日0时,中国以129.5亿元人民币的电影票房成绩超越北美地区,首次成为全球第一大票仓。年末贺岁档《紧急救援》《拆弹专家2》《送你一朵小红花》《温暖的抱抱》等陆续上映,持续拉动电影票房上升。

电影《送你一朵小红花》海报

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中国电影票房突破200亿元。同往年相比,虽然降幅巨大,但三、四线城市观影需求增长显著,国产电影票房占总票房的83.72%,在非常时期取得这个成绩殊为不易。我国全年电影票房已超越北美登顶世界第一,即使是在特殊背景下实现这一历史性目标,仍然可以看出中国电影市场所蕴藏的巨大活力。疫情影响推动中国电影产业的重组和结构优化调整。疫情之前,我国电影业已处于热钱退潮后加速挤掉泡沫和资本重构、产业升级的过渡期,疫情客观上让这一过渡期大幅度缩短。随着我国社会发展基本矛盾的转变,电影在老百姓精神文化生活中占据的位置越来越重要。面对新的国际国内环境,随着国家对文化发展越来越重视,电影产业将获得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

新主流电影愈加成熟,中国价值传达更加有力

近几年,中国电影逐步探索出一条将主流价值、艺术表达和类型模式结合的新主流电影创作道路,取得较好成绩。2020年新主流电影表现不俗,出现了《我和我的家乡》《夺冠》《姜子牙》《金刚川》《一点就到家》《紧急救援》等爆款影片,多部作品票房超过10亿元,成为名副其实的市场主流。

电影《我和我的家乡》海报

电影展现了全面脱贫和建成小康社会的伟大成就。《我和我的家乡》采用拼盘式叙事模式,5个故事聚焦医疗、扶贫、教育、环保、旅游等方面,通过喜剧的样态,以幽默的方式全方位多维度地展现了在党的领导下,全国人民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巨大变化,以及普通百姓在这一历史进程中的主体地位,在给观众带来了欢乐和感动的同时,引发大家思考。《一点就到家》则讲述新生代农民利用现代网络打通产销两端脱贫致富的故事。两部电影分别获得28亿元和3亿元的票房佳绩,彰显了新主流电影的强大吸引力。

电影描写了伟大的民族精神。今年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金刚川》通过敌我双方的不同视角,描写了志愿军面对美军的轮番轰炸,宁愿自我牺牲也要确保主力部队按时到达作战位置的不屈战斗意志,高扬了不怕强敌、奋勇向前的伟大抗美援朝精神。《夺冠》探索以真人原型为基础的体育电影创作思路,通过三代中国女排为了国家荣誉而奋斗的故事,书写了“女排精神”在不同时期的传承与发展,引发观众强烈共鸣,形成影院里的观众为银幕上的女排队员加油的奇特观影现象。

电影彰显了中国电影工业体系化生产能力的进一步提升。灾难动作片《紧急救援》在制作上要面对天上、地下、海里、火中等救援场景的考验。该片没有像同类题材电影一样完全依赖后期特效支持,而是采取实景拍摄和特效技术结合的方式,创造出逼真又具有情感冲击力的奇观化影像。《金刚川》在不到三个月的制作周期内交出成片,并达到了较高完成度。还有动画电影《姜子牙》在将历史人物的故事进行创造性改编的同时,将工业化生产能力与民族美学追求相结合,形成了极富中国审美特色的动画影像建构。这些都是中国电影工业体系化生产能力提质升级的重要标志。

电影展现了多题材多类型协同发展的趋势。纪录电影《掬水月在手》以北京四合院的结构模式展现叶嘉莹坎坷却始终不忘追寻初心的一生。还有犯罪片《除暴》,奇幻片《赤狐书生》,青春片《热血合唱团》,文艺片《一秒钟》等也在各自的类型题材领域有所拓展。

总之,2020年中国电影深入关注历史与现实,通过对民族精神的艺术化展现,为观众提供精神动力,也提振了电影人和电影市场的士气与信心。

新发行方式搅动市场生态,小成本影片或迎来春天

2020年1月25日,撤出春节档的《囧妈》在互联网平台上线首播。之后,院线电影《肥龙过江》《大赢家》也相继在视频网站播放。这种做法在一定程度上满足了人们在疫情期间的文化需求,但也引发了院线、业界乃至社会的强烈反应。院线电影试水网络发行方式,更多的是疫情下的特殊选择。院线发行仍是电影发行主流,网络只是其有益补充。疫情后观众对影院观影的热情爆发也表明,作为一种特殊的社会公共文化交往活动空间,影院在人们社会交往日益网络化的今天越来越成为一种稀缺资源,有其不可替代的独特价值。

虽然网络发行不会成为大多数影视公司的选择,但它确实为电影行业发展打开了新的想象空间。我们看到,一批青年导演的小成本影片开始探索网络发行。《春潮》《春江水暖》《夏日往事》等作品在视频网站首播,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有些作品还在网络口碑的推动下重新回到影院放映,二者形成一种良性互动。在我国艺术院线还不够成熟的情况下,对于制作宣发成本有限,档期排片不占优势,具有特定观影人群的小成本影片,网络发行提供了一种可能的选择。如果未来能形成良性循环的行业生态,或将很大程度上缓解影片大量积压和院线发行有限的长期矛盾,进一步细分观众群,创造新的观影需求,促进青年电影人才的成长,从而拉动电影行业供需两端的平衡,优化中国电影市场的结构多样性和艺术多样性。

目前,档期仍然是影片发行考虑的首要因素。暑期档、国庆档、春节档等黄金档期竞争激烈,宣发投入大,排片压力也大。随着观影需求多样化,很多片方看到了日常档期中蕴藏的机遇。如《除暴》《赤狐书生》等片避开了黄金档期的正面对抗,另辟蹊径地登陆日常档期,也获得了不俗票房,为错峰发行做出了有益尝试。

2020年,中国电影迎难而上,以优秀作品传递中国精神,彰显中国力量,鼓舞和温暖了人心。随着中国电影产业结构优化调整加速推进,中国电影必定能在未来生产创作出更多高品质作品,满足人民群众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为建设文化强国贡献力量。(张斌)

即时新闻

更多

冇味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