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日 第48期 责编:小蛮大金刚首页|往期专题

  

本周除了北京的雾霾,让人讨论更多的则是《芈月传》的开播,该剧首播以快破2的成绩拿下收视冠军,也算是气势汹汹了。《芈月传》简直太具有话题性了,孙俪,郑晓龙,《甄嬛传》原班人马,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太后,甚至是标题中一个绝大多数人不认识的“芈”字,都能激起媒体和观众的热情。

娱乐圈的男明星也就这7种了

豆瓣网友评论:“才看了两集就为一部长达八十一集的电视剧下定义,显然过于草率。但又有句俗话叫三岁看老,一个短短的片花都能让人看出些许片子好坏的端倪,两集的内容已足够展现一部电视剧的气质,更何况,这两集还是开头的两集,直接影响到观众对电视剧的第一印象。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如果这句话正确,那《芈月传》已经失败了一半。”针对目前芈月传的口碑状况,我们本期娱事榜就来深入解读此剧。

娱乐圈的男明星也就这7种了

 

《芈月传》与《甄嬛传》有什么好比的?

临近《芈月传》开播,网络、电视等媒体已经铺天盖地地将其与《甄嬛传》做起了对比,甚至有些忍不住的已经断言《芈月传》会超过《甄嬛传》。毕竟导演和演员都是同一帮子人,这样的夸奖也不会引来什么争端,反倒能凸显一种乐于夸人不断进步的美德。导演肯定是对自己作品质量高低最有数的人,不知道他在听到这些提前到来的赞赏时,心里会作何感想。拿甄嬛传来跟它比,这还真不能比。

 

《甄嬛传》当初的境遇截然不同,2010年左右正处于清宫剧的一个低口碑期,以于正作品为代表的一批电视剧,成功地把清宫剧与粗制滥造画上了等号,很多人先入为主地慨叹郑晓龙的堕落,然后在没看剧的情况下就给了《甄嬛传》差评。可以说,《甄嬛传》是在逆境中慢慢积攒口碑,并跃升为一部神剧的。它的步伐走得很扎实,正如剧中人物的表演和各种细节的处理,尤其是对节奏的把控,在一潭死水的温吞与惊风密雨的紧张间来去自如,单凭这一点,郑晓龙就足以毫无赧颜地接受各种溢美之词。

说到郑晓龙,其实去年他也有一部剧被拿来跟《甄嬛传》比。


2014年的《红高粱》播出,郑晓龙才渐渐走出《甄嬛传》的光环。此时,《红高粱》已经承载上了观众对郑晓龙极高的期望值,再加上莫言原著、张艺谋成名作、周迅回归电视剧等闪亮的标签,这部剧似乎应该具备超越《甄嬛传》的品质,但实际上,它只是一部标准模式的商业电视剧,导演开始投机取巧,将各种俗套的把戏塞进剧中,以撑起庞大的架子。这些投机取巧将原著及张艺谋版电影中粗粝蓬勃的生命力冲击地所剩无几,高密东北乡肥沃土地孕育出的野性,也被圆熟滑腻的镜头消弭殆尽,甚至到了电视剧结尾,已经能明显感觉到剧组赶工的匆忙。

   《红高粱》剧照

 

作为一部历史剧 《芈月传》被抓出不止一处违背史实的Bug

 

   《芈月传》开播前,导演郑晓龙一直强调,这不是第二部《甄嬛传》。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甄嬛》主要讲后宫嫔妃的争宠。

《芈月》要表现的是一个女人如何统一江山,“写的不是后宫琐事,是家国大义,格局更大。”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仅前两集,难言格局。

只是就“阴谋”来说,确实升级。

想想《甄嬛》里的后宫嫔妃,至多互相巧用麝香,让敌人流产。

《芈月》一上来就撕开尺度——楚国王后趁楚王外出征战,故意让其爱妃染病,借口送她出宫避疾,并让妃子被贱民强奸。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玩得好大。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但似乎还是——后宫琐事呐。

当然,主演孙俪都还没出场。

希望以后六七十集的内容,除了扯裤裆,说肚子,能来点更高级的争权夺势。

好,撇开剧情,说其他。

作为一部历史剧,《芈月》被抓出不止一处违背史实的Bug。

导演——大意啊!

被网友吐槽最多的,要数芈月、黄歇和屈原的年龄问题。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剧中芈月和黄歇的打开方式,是青梅竹马的发小。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但史料记载,芈月生于公元前335年,黄歇则是314年。

掐指一算,女方实际大了男方21岁。

而剧中两人的老师屈原(左),历史上其实也只比芈月大八岁而已。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除此之外,还有第一集中商鞅活活被五马分尸的重口戏份。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虽然夺人眼球,可惜历史书上,商鞅是被秦国杀死在战场,尸身被带回咸阳,再处以“车裂之刑”。

也就是说,他被五马分尸时,已经早就死了。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其次,《芈月》在细节处理上,也似乎够不到《甄嬛》。

《甄嬛》的服装设计,是曾以《梅兰芳》获得金马奖最佳服装造型的陈同勋。

剧中嫔妃衣着上的所有图案,都是参考清朝的历史图片设计而成。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其中华妃戴的一顶点翠头冠,“点翠”是清代宫廷最流行的饰品工艺,如今已接近失传。

于是设计团队自己研究方法,亲手一点点剪出羽毛的形状,做出足以乱真的效果。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左图是故宫博物院中收藏的“点翠”,右图是《甄嬛》剧照

而《芈月》故事发生在战国时期,当时服饰大多为纯色——杂色是不祥之兆。

芈月所在的秦地服饰,主打厚实便用,多为全黑或红黑色,装饰不多。

女性妆容也更接近日本艺妓妆,以红、白、黑三种颜色为主。

所以像剧中后宫嫔妃们这样五彩缤纷的服饰,在当时几乎不可能出现。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豆瓣网友@吐槽: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好歹是连纸都没有的年代,嘴唇子能画出这么多种颜色。

衣服的材质多种多样,布料想要啥颜色就要啥颜色,缎子想几种织法就几种织法。

第一集一整集就光觉得槿汐姑姑的嘴唇子让人嘬肿了。

反而是2004年《汉武大帝》中的服装和妆容,更符合历史。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另外,《甄嬛》中为了显示人物在诗书和修养上的水平,常常引用典故。

比如甄嬛解释自己的名字,“嬛嬛一袅楚宫腰”,出自北宋词人蔡伸。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唐代诗人崔道融的“逆风如解意,容易莫摧残”,也是贯穿皇帝、纯元、余氏、甄嬛的重要戏码。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这些台词也給剧集增添不少韵味。

但就《芈月》目前播出的前两集和预告片来看,台词完全变了样。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你咬我,我咬你。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你们有多少努力就有多少回报。

虽然导演郑晓龙曾说,他是在这部剧里刻意“去甄嬛化”:

台词像《甄嬛传》的一律不用,剧情像《甄嬛传》的一律改。

但出现这样的神逻辑,也是醉了。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谁说冰雪聪明就一定要害人了……

最大的Bug是,第一集中小芈月见到楚王,竟然说了一句“老虎屁股摸不得”。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但这话,不是出自《毛主席语录》么?

《芈月传》才播两集,就被抓出好多Bug

 

 《芈月传》是古装剧还是“装古剧”?春申君竟然读过《三国志》!

楚威王时期就有少司命了吗?

剧中的时间设定在了战国时期的楚国。一夜,太史令夜观星象,发现“霸星”降临,这意味着楚国将要诞生“霸主”,楚王十分高兴,下令一查,后宫还真有人怀孕。不久,媵女向氏就为楚王生了个小公主。

《芈月传》是古装剧还是“装古剧”?春申君竟然读过《三国志》!

咦,不对呀!

寡人的“霸星”怎么是个女的?

你这太史令是干什么吃的!

于是,楚王震怒之下,下令挖去太史令的双眼,让你看走眼!

《芈月传》是古装剧还是“装古剧”?春申君竟然读过《三国志》!

余怒未消的楚王还把怨气发泄到了小公主身上,于是小“霸星”被放在竹篮子里丢进了宫中的小河,听天由命

《芈月传》是古装剧还是“装古剧”?春申君竟然读过《三国志》!

结果,小“霸星”被水冲了很远,却安全的躺在了“少司命”雕像旁的荷叶上,并没有被淹死。于是,大家都认为是少司命显灵,小“霸星”也活了下来。

《芈月传》是古装剧还是“装古剧”?春申君竟然读过《三国志》!

说到这,我们来研究一下这个少司命。少司命是古代汉族传说中执掌人间子嗣及儿童命运的女神,出自楚辞《九歌》中《少司命》篇。也就是说,这少司命是屈原创作的诗歌《九歌》里面的。而且,《九歌》是在屈原被楚怀王放逐期间,他由于内心愤懑而创作的,这时候楚威王早就驾崩了。因此,剧中展现的楚威王时期,大家吵吵着少司命显灵了,那时候究竟有没有少司命,文史君持怀疑态度!

楚王的冠冕为什么是“十一旒”?

既然是古装剧,自然少不了君王与群臣议政的场景。剧中的楚威王就经常戴着冠冕和群臣商议国事!

《芈月传》是古装剧还是“装古剧”?春申君竟然读过《三国志》!

我们先来介绍一下冕冠,我们看电视的时候经常能看到皇帝头上戴个东西,然后在面前垂下来很多根一串串的小珠子,头一甩啪啪的响,这东西就叫冕冠,又叫冠冕,不是有个成语叫冠冕堂皇吗?说的就是这个。

那这冠冕是干啥用的呢?它是古代帝王、官吏的帽子。冕冠作为一种制度,相传源于黄帝。根据《礼记》的记载,天子为十二旒,周之诸侯王公之旒有九、七、五之分。

《芈月传》是古装剧还是“装古剧”?春申君竟然读过《三国志》!

啥意思呢?

就是说,天子面前的那个小珠子是十二串,诸侯呢,按照与周王室的血缘亲疏和封国大小,可以分别享受九、七、五根小串子的待遇。

但是让文史君咂舌的是,剧中楚威王的旒却是“11根”,等会,让我再数一遍,不对呀,还是“11根”!这是咋回事呢?

《芈月传》是古装剧还是“装古剧”?春申君竟然读过《三国志》!

春秋战国是一个乱世,也是礼崩乐坏的时候。冠冕先不说,就说士大夫吧,鲁国的大夫都敢用天子规格的舞蹈。可即使是这样,文史君还是想不明白,你楚王要么就跟天子一样用十二旒,要么就遵循诸侯的礼仪,用九旒,你说你搞个“十一旒”是啥意思嘛!

楚王吃上了绿豆糕?

除了楚王的帽子,在“吃”上面,文史君也被惊到了! 话说有一次王后送了一盘绿豆糕给楚王吃。等等,绿豆糕?

《芈月传》是古装剧还是“装古剧”?春申君竟然读过《三国志》!

相传,东汉时期,端午时节热疾瘟疫横行,尸横遍野,人们纷纷祈求上天,上天被感动,派神人将绿豆制作成糕,散发众人,众人食后身体立刻可抵御炎热,从此绿豆糕便用以清凉去病,常吃绿豆糕就成了传统。

《芈月传》是古装剧还是“装古剧”?春申君竟然读过《三国志》!

传说自然不能当真,但起码能作为绿豆糕最早出现在东汉前后的佐证,而关于战国时期是否就有绿豆糕出现,目前没有任何考古发掘和文献资料记载。不知道光武帝刘秀在品尝绿豆糕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楚威王可曾吃过?

春申君还读过《三国志》!

根据剧情进展,芈月长大后与春申君黄歇一起拜屈原为师,学习“六艺”。芈月、春申君、屈原、师徒……这一连串的词语居然被放在了一句话当中,其威力丝毫不亚于“关公战秦琼”!算了,都是老梗,不吐也罢!

《芈月传》是古装剧还是“装古剧”?春申君竟然读过《三国志》!

当时楚威王死了,芈月被安排过去给先王守陵。虽然肩负着守陵的重任,但芈月还是坚持学习科学文化知识。每次都由春申君把老师的“课堂笔记”带给她看。

一次,芈月嫌春申君带的书少了,春申君来了句,“读书百遍,其义自见”,以此来勉励芈月。

《芈月传》是古装剧还是“装古剧”?春申君竟然读过《三国志》!

等会,

这句话咋这么熟悉呢?

文史君翻书一看,立马叹服于春申君的才华。这句话是600年后的《三国志》里面的句子,他竟然能提前知晓,并烂熟于心,还运用的如此贴切,文史君佩服的五体投地

《芈月传》是古装剧还是“装古剧”?春申君竟然读过《三国志》!

也难怪,一位业内的编剧会发出这样的感叹:现在很多古代题材的电视剧只能叫古装剧,而不是历史剧。还有很多甚至都算不上古装剧,而是装古剧,并且装的极不成功。

说到这里,文史君突然想到了前些年韩国热播的一部电视剧。这部剧名叫《渊盖苏文》,讲的是高句丽时期的历史人物渊盖苏文的故事。

《芈月传》是古装剧还是“装古剧”?春申君竟然读过《三国志》!

该剧的“神奇”之处在于,它竟让历史上不曾谋面的渊盖苏文和隋炀帝同台亮相。不仅如此,该剧还伪造了史实,上演了唐太宗李世民亲征高句丽,被渊盖苏文打得大败,最终唐太宗被射瞎一只眼,成了独眼龙。

《芈月传》是古装剧还是“装古剧”?春申君竟然读过《三国志》!

最终,

该剧获得了韩国最优秀表演大奖

《芈月传》是古装剧还是“装古剧”?春申君竟然读过《三国志》!

 

 

 

谜一样的收视 湖南家庭剧甩《芈月传》几条街

《芈月传》说好的收视第一呢?也被扯出猫腻。

被称为2015年压轴大戏的《芈月传》开播以来,收视率一路飙升,被认为击败了《武媚娘传奇》、《何以笙箫默》、《花千骨》、《琅琊榜》等一系列2015热点剧目,成为“收视奇迹”。傲人的收视率引发两家播出平台——东方卫视与北京卫视所谓“收视黑幕”的对掐,也成为业内一景。然而,口口相传的34城市收视率、50城市收视率上,《芈月传》收视率遥遥领先于三四名,成为绝对的赢家,而在全国网的收视榜单上,湖南卫视的狗血长剧《家和万事兴》却是绝对的胜出者,以3.28的收视率秒杀《芈月传》,是东方与北京两家累积收视率的两倍还多(0.73+0.67)。

CMS50城11月30日收视数据

CMS50城11月30日收视数据

全国网11月30日收视数据

全国网11月30日收视数据

据悉,不管是34城市还是50城市,其样本户都分布在城市;而全国网的数据,则按照全国人口分布的特征进行取样,不禁有城市人口,还有广大的农村人口。有业内人士分析称,造成这方面的原因说明,在我国大众审美确实处于不平衡状态,家庭伦理和豪门恩怨的狗血长剧,在全国市场中依然占有不可撼动的优先地位;而在全国网市场中,湖南卫视是无法撼动的第一位。

谜一样的收视!湖南家庭剧甩《芈月传》几条街

 

 

《芈月传》台前孙俪撕完 台后编剧撕 到底是谁的作品?

  

《芈月传》台前孙俪撕完台后编剧撕,这是为何?

  原著作者和制片方,如今成了一对解不开的冤家对头:继天下霸唱《鬼吹灯》与阅文集团爆发“续集能不能用胡八一”的风波之后,如今年末大戏《芈月传》也在经历类似的纠纷。

  《芈月传》编剧蒋胜男发表“关于《芈月传》小说及电视剧著作权纠纷说明”的长微博,指出《芈月传》制片人曹平强迫自己签署一份“《芈月传》不存在原著小说以及片方在全球范围内拥有永久性占有该剧本以及全部著作权衍生品权力”的声明。

《芈月传》台前孙俪撕完台后编剧撕,这是为何?

  同时,蒋胜男还称制片方直接将郑晓龙之妻王小平由编剧之一变成“总编剧”,而蒋胜男却仅署名为“原创编剧”。

  众所周知,作为《甄嬛传》的姐妹篇,《芈月传》的导演、编剧、制片人跟《甄嬛传》用的是同样的班底。实际上,据娱乐资本论调查了解,让原著作者签署关于“放弃作品全部衍生品权力”的情况,也在2007年左右发生在了《甄嬛传》的流潋紫身上。

值得思考的问题是,相似的事情发生了两次,为什么《甄嬛传》的流潋紫没有提出诉讼,而蒋胜男要把《芈月传》的片方送上法庭呢?

或许,这里面还和如今IP源头动辄上千万的强大利益,以及蒋胜男当年没有出版原著小说因此无法“自证是原著作者”有关。

《芈月传》编剧发声明控诉片方签署“卖身契”

  今天上午,《芈月传》原著作者、编剧蒋胜男在网上发文详细说明,她与编剧王小平、制片人曹平之间关于《芈月传》著作权纠纷的事情。

  小编查到,王小平是一名作家,同时也是《芈月传》和《甄嬛传》两部电视剧的导演郑晓龙的妻子,也是两部剧的编剧之一。而曹平则是知名制片人,曾经是《幸福像花儿一样》的制片人和《金婚》的总制片人。

  实际上,蒋胜男之所以起诉《芈月传》片方,按她的话说,就是“从将王小平宣传为‘编剧之一’,到‘总编剧’,再到企图否定我的原著小说《芈月传》之存在,我一忍再忍,一退再退,到了此时,我已经无法可忍,无路可退。”

《芈月传》台前孙俪撕完台后编剧撕,这是为何?

  其实,早在一个月以前,王小平也在微博上发出一份置顶声明:“我是个从写小说过渡到写剧本的人。几十年的写作经历使我我明白了作者改当编剧是有深壕大沟的。特别是几年前电视剧《甄嬛传》的改编和这次《芈月传》剧本前后多稿的反复修改写作,使我突然意识把这些常识说出来,对今后的观众观剧或许也是有些好处的。”

  有意思的是,王小平微博中提到“对《芈月传》剧本前后多稿的反复修改写作”和蒋胜男微博中“改编过程系蒋胜男独立一人完成”是截然相反的表述。

《芈月传》台前孙俪撕完台后编剧撕,这是为何?

  随后,小编向了解蒋胜男《芈月传》版权关系的出版社和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都进行了求证。双方表示,蒋胜男在微博上发表的声明中所提及的事件,“确实属实”。

  而当小娱联系到《芈月传》制片人曹平时,她用了一个声明进行回复:“蒋胜男的说明歪曲事实、侵犯了电视剧《芈月传》相关合法权利人之合法权益。”、“王小平担任电视剧《芈月传》总编剧,其署名合法合约,不存在任何侵权或违约情形。”

《甄嬛传》曾遭遇同样的要求,流潋紫,她答应了

《芈月传》台前孙俪撕完台后编剧撕,这是为何?

  其实,作为《芈月传》的姐妹篇,娱乐资本论获悉,2007年前后,制片方曾经对《甄嬛传》的著作权提出跟《芈月传》类似的要求。而且,蒋胜男的《芈月传》之所以与郑晓龙的团队合作,也是《甄嬛传》作者原著流潋紫在其中牵线搭桥。

  面对相似的情况时,流潋紫并没有把片方上法庭,而蒋胜男却提出了诉讼请,为何?

  这又要从两部作品的不同说起。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芈月传》开拍前并没有出书,而《甄嬛传》已经出书了。”

  作为浙江省的网络作家,蒋胜男一直跟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保持联系。记者联系到浙江省网络协会副主席夏烈,他同时也是《芈月传》和《甄嬛传》两部图书作品的策划参与者。

  夏烈向记者表示,蒋胜男的《芈月传》很早就开始构思,这个时间远在电视剧改编之前的。但当年《甄嬛传》的情况和《芈月传》的情况略有不同,《甄嬛传》改编的时候原著书籍已经出齐了,这个时候片方是没法抹去“根据流潋紫小说《后宫甄嬛传》改编”几个字的,书籍已经出来了,必须是一个购买版权然后再改编的流程。

《芈月传》台前孙俪撕完台后编剧撕,这是为何?

  而《芈月传》的构思和框架虽然早于电视剧,但是它并没有完整出版,只是在网络上发表,后来又被对方叫停,把网上的帖子也删掉了。夏烈表示:“对于《甄嬛传》,所有的出版商和读者都可以作证,这是流潋紫的原著。但是《芈月传》只能找到当年发表的晋江文学网曾经发表过,后来又删掉了,找也只能找后台记录,或者是我们这些跟蒋胜男长期交流的人来证明,所以,在原著这一点上,对蒋胜男是不利的。”

这一点,蒋胜男的微博中也提到:制片方借口蒋胜男的小说‘未出版’为由,回避与蒋胜男签订原著小说改编权授权合同,而仅仅签订《芈月传》编剧创作合同,并借口‘防止同行抄袭’,不许作者在网络发表已经完成的小说,此后又限制小说的出版时间。

有业内人士向小娱透露,其实2007年,在购买《甄嬛传》版权的时候,流潋紫同意在保留作品原著作者和编剧的前提下,将作品后续的衍生品开发权都转让给制片方了。“在中国影视剧行业中,编剧是很容易被这个行业剥削的。”

蒋胜男比流潋紫,少了哪些东西?

《芈月传》台前孙俪撕完台后编剧撕,这是为何?

  据夏烈介绍,流潋紫跟曹平等制片方合作的过程中,“委曲求全,某种意义上是适应资本和制片方压倒性的权力”。据他透露,“不说别的,就说《甄嬛传》电视剧在北美的播出收益,跟原著作者一点关系都没有,连授权都不用授,全部都是制片方来安排,不需要征求原著作者的意见。”

不过,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虽然流潋紫无法从所有衍生权益中受惠,但“她确实通过《甄嬛传》更成名了,所以就先不会在考虑影视剧热播之后的收益了。”

  而蒋胜男,因为为了配合制片方而暂缓自己小说的出版和公开,也阻碍了自己的人气。如果按她微博所说的,再加上“制片方企图否定我的原著小说《芈月传》之存在”——那么,蒋胜男在两件事情上都无法获得名气。

  而且更重要的是,蒋胜男的出版作品晚于影视剧的开拍出版,如果得不到有利的佐证,有可能从法律上不认同她原著的身份,再加上协议中又要签订“《芈月传》制片方永久性拥有全球版权以及各种后续衍生品开发权。”

  这就等于说让蒋胜男在《芈月传》这部作品中,既不是原著作者,又不没有后续衍生品开发权,既没有钱,又没有名,只是编剧之一,还不是总编剧。

  怪不得,蒋胜男要打官司了。

《芈月传》台前孙俪撕完台后编剧撕,这是为何?

  让我们回到最开始,蒋胜男的微博中曾经提到过,当蒋胜男看到王小平列为编剧之一时,她曾经提出疑问,“王小平女士只是作为导演方提出过廖廖几点审稿意见而已,如何能同列编剧?当时考虑到剧本正在拍摄准备中,不想因为这些外在因素让自己精心孕育的剧本毁于一旦,同时制片方亦说是为了考虑到王小平女士的特殊身份,此时与制片方正式交涉,也会影响到拍摄进行,为顾全大局,也只能忍下这种委屈。另外,当时《芈月传》电视剧官方海报及其他宣传资料中也没有载明根据我的小说进行改编。”

  这也说明,在这个过程中,蒋胜男一直抱着忍让的心态,而且做出了一定的让步,拿自己的署名权,换取了被拍摄成功的潜在利益。

  如何对其他利益方进行妥协、如何争取自己的权益,或许也成了如今这个“IP时代”,原著作者最欠缺的一课。


  连看两集,有些失望,像是期待一顿颇有风情的佳肴,结果却是平淡的大餐。所谓大餐,郑导+娘娘的超级团队,可为是诚心之作,服饰的考究繁华,演员阵容的强大(甄嬛+琅琊榜都有熟悉的面孔在晃动),情节流畅、跳转的也得当,画面结构也算说的过去;所谓平淡,又是一出另类小公主的成长故事,女主在前朝后宫交错间,在各种男角的关爱和女角的压迫下,出类拔萃,成为实力派大boss。这类片子前有古人,如林心如的美人心计,后也不乏IP。关键的是,发现作为观众的一员,已被狼牙棒、伪装者吊高了胃口,提升了鉴赏,故而芈月还是那个芈月,却远没有看甄嬛时的惊喜。
往期专题
  • 娱事榜:90后明星的小时代 90后们最小的一批已经撤出初中了,听到这个消息小编菊花一紧。“尝鲜时代”已经全面到来。
  • IN词典 然并卵是“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的简称,用于表达最后其实一点用都没有的意思。如此简单粗暴无内涵的用语。